您当前的位置 : 多彩贵州网 > 贵阳市 > 要闻
要么不来,要么不走 寒冬夜民政救助站“很尴尬”
2018/02/07 作者:吴蔚 肖凯芯 来源:多彩贵州网
贵州手机报 | 新闻客户端  | 新闻热线:96667 | 投稿
记者走进贵阳市外来务工人员临时服务点

  多彩贵州网讯(本网记者 吴蔚 实习生 肖凯芯)2018年的2月,因为持续的低温凝冻天气,贵阳的冬夜似乎比以往更冷一些。贵阳市民政局“寒冬送温暖”活动如期进行。

  从去年11月开始,贵阳市成立专门的搜救小组,将救助管理站“寒冬送温暖”专项救助列为一项阶段性重点工作进行组织动员和安排部署,制定了巡查方案,细化了具体举措,成立了寒冬送温暖专项救助巡查搜救工作组。

  围绕火车站、客车站、紫林庵、大十字、宝山北路等流动人员集中区域和桥梁涵洞、繁华路段等重点区域,多组人马全天候开展站外巡查救助工作。

  三个多月后的2月4日夜,记者随救助站工作人员沿街开展工作,发现,对于被救助对象来说,“救助站”竟处在了要么不想来要么不想走的尴尬境地。

临时服务点内,一位工作人员在和借宿人员交谈

  救助站常客:来过就常来,住下来就不愿走

  贵阳市外来务工人员临时服务点位于贵阳市贵惠路,服务点最初成立时叫农民工寄宿点,能容纳120人的床位,2016年更名为外来务工人员临时服务点。

  采访车在立交桥下穿梭了几次,调了三个头,才行驶到目的地。这个临时服务点并不太好找。

  见有记者来访,一位借宿者主动迎上。“每年农闲时,我都会来当背篼,就住在这里,环境好,有热水,不要钱。”他表露出的满足和感激没有参杂一丝客套。

吴邦云是惠水县鸭戎乡的一个村支书,农闲时他会到贵阳打工,每次都会到救助站居住。
由于当过兵,救助站内吴邦云的床铺随时都很整洁。

  据工作人员介绍,他叫吴邦云,61岁,是惠水县鸭戎乡的一个村支书。他每次来贵阳都会连续住上一两个月,这几年几乎年年来,算是这里的常客。在救助站的住宿区,记者看见他的床铺,非常的干净整洁,他说自己当过兵,79年参加过自卫反击战,并且立过功。

  借宿者大部分都是随机打着零散的小工,为了他们能更容易找到工作,救助站设立了待工区。“白天找事做挣钱,晚上回来烤烤火,看看电视,连这件棉衣都是救助站发的。”来着四川绵阳的谭成开着玩笑说,住着都不想走了。

收工回来的外来务工人员在救助站内看电视。
谭成向记者展示自己在救助站领的棉衣。

  按照救助制度,救助站对流浪人员提供临时性社会救助措施,对已经找到工作的外来务工人员,寄宿时间原则不超过一个月,对未找到工作的,不超过两个月。但是这种“来过就常来,住下来就不愿走”的常客也并不罕见。

  据了解,贵阳市所有的救助站大概有700张床位,入住率并不高。于是,很多时候在劝说无法的情况下,也就默许了这种常来常住。

围着暖和的铁炉子,不少外来务工人员在救助站结识了朋友。

  街头露宿者:宁愿睡街头,也不愿到救助站“看一看”

  虽然救助站内借宿者们的“小日子”看起来还不错,但是在这裹着羽绒服都会打冷颤的冬夜,仍有不少的进城务工者宁愿露宿街头,也不愿到救助站“看一看”。

  晚上十点过,记者和民政人员在火车站旁的小巷子搜索着露宿街头的流浪者。工作人员提醒,“你们走我们中间,安全些。”问其原因,答:“这里有些人脾气大,有时还会动手。”

屋檐下的露宿者们。

  在飞机坝一栋民房的屋檐下,发现了露宿者的身影。周围的环境非常脏乱差,装着他们私人物品的纸盒起着挡风的作用,五六个人卷缩在各自临时床铺里。所谓的床,大多是用纸壳或者旧衣服、旧棉絮铺就的。

卷缩在被窝里的露宿者,冷得不愿把头伸出被窝外。

  有个“条件好点”的,身下垫了两张“席梦思”床垫,只是寒风里,他冷得连头都不愿伸出被窝外。听见外面有人问话,只是从被子里面探出个头,发现是民政工作人员来了,又把头缩了回去。

  “你们住在这里太冷了,要不要去救助站?”民政工作人员关心地询问另一名流浪者。

  “不去!那里又脏又乱!”回答者操着河南口音。

  “你去看看再说好吗?”

  “说了不去就不去,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我去,来点实际的不好吗!?”

  工作人员摇摇头,无奈地递上了一床崭新的棉被,“给你加床被子,你的被子太薄了,这样总实际了吧?”一米七几的汉子,竟从语气中透露出了委屈。

街头的露宿者坐着被窝里,观察“突然”出现的民政工作人员。

 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这样的情况经常遇到,除了劝说,也无计可施了。关于务工人员不愿意前来救助站的原因,大体包括:对救助站不了解,东西太杂太多,担心自己的财物,打随机的散工不方便。

露宿街头的背篼。

  贵阳的瑞金北路沿街有很多小商铺,这样的地方由于雇主集中,所以露宿的背篼也集中。晚上十一点过,贵阳开始飘起了雪花,三四个睡在商铺台阶上的背篼,身上清一色盖着救助站提供的军绿色棉被。

不少露宿者对民政工作人员表现得很友善,但仍坚决不去救助站。
背篼“炫耀”着手指上的戒指。

  对于似乎是“突然”出现的救助站工作人员,他们表现得并不陌生,虽然坚持不愿意前往救助站,但乐于接受棉被、牛奶等物资救助的同时,也愿意和工作人员交谈几句。

  “谢谢!”一个来自六枝的“背篼”接过牛奶,边喝边与工作人员闲聊,还不忘炫耀手指上戴着的雇主送的戒指。

  民政工作人员:无奈、委屈,有时候会忘了辛苦

  1月25日,贵阳市民政局运用贵阳“大数据”优势,通过新闻、广播、报刊、网站、微信扫码等传统媒体及新媒体平台发布救助站点信息,公布13个救助安置点地址和电话,以便及时救助流浪乞讨人员、未成年人、农民工以及临时陷入困境等群体,提高困难需救助群众对救助站点知晓率,确保无着落流浪人员能就近、及时得到有效救助。

  民政工作人员全天24小时无休接待,每天都有应急值守人员在单位待命,处理应急事件。

2月4日夜晚,救助专用车行驶在贵阳街头。

  巡查救助小组的成员,几乎天天晚上“在路上”。1月24日至2月1日,贵阳全市出动车辆1779台次,出动工作人员10648人次(含乡镇、社区、村居),劝导129名流浪乞讨人员,发放棉被174床,棉衣106件。截止2月1日,贵阳市救助站站内接收救助183人次。

  按照规定,执法人员只能告之流浪乞讨人员可以寻求救助,而不能强行带走。尽管每次都尽可能劝说,但仍是接受的人少,拒绝的人多,甚至在开展工作时遭到辱骂也只能咽下去。

  “不理解是一方面,最害怕的是万一露宿者出现意外,还得面对指责。”“辛不辛苦?更多的是无奈和委屈吧,都习惯了。”贵阳市救助站站长魏功强说。

  在寒风凛冽的街头巡查了一晚上,发完了当天带出门的棉被和牛奶,魏功强尴尬地看了一眼身旁的救助专用车,“做了这么多工作,他们连看都不愿意去看一眼,又放空回去了,没办法。”

编辑:李易淋 主编:李易淋  
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
相关阅读

 
新闻推荐
专题策划
【砥砺奋进的五年 喜迎党的十九大】贵州生态画卷
【图片故事】一幅贵州生态画卷徐徐打开
【专题】百姓富 生态美 全面改善农村人居环境
【专题】脱贫攻坚·秋季攻势
【专题】精准扶贫 与我同行
盘点中国52个世界遗产,你去过几个?
贵州最美的国家级森林公园
【专题】渝贵铁路今年底通车
新闻排行